自成一脉的闽南戏剧文化圈

自成一脉的闽南戏剧文化圈

闽南语系剧种自成一脉

 

 

自成一脉的闽南戏剧文化圈
  琼剧《下南洋》。海南日报记者 陈德雄 摄
自成一脉的闽南戏剧文化圈
  提线木偶戏《小沙弥下山》。
自成一脉的闽南戏剧文化圈
  厦门高甲戏《风打梨》选段。

  文\海南日报记者  陈  

  为期5天的闽南语系剧种研讨活动,11月28日至12月2日在海口举行。来自香港、澳门、台湾、广东、福建、海南等地和新加坡、马来西亚、泰国、越南等国的专家学者和各剧种代表,专题研讨闽南语系剧种的传承和发展问题。期间举行的闽南语系戏曲展演上,琼剧、高甲戏、白字戏、歌仔戏、雷剧等11个闽南语系代表剧种轮番上演,集中展示闽南语系剧种的独特魅力,这在中国地方戏剧历史上还是首次。

  闽南语,主要分布在福建闽南地区,南宋以来,随着闽籍先祖的几次大规模对外迁徙,逐渐分布于台湾、浙江、广东、海南部分地区,以及东南亚一带。闽南语系的传统地方戏剧有数十种,目前有代表性的有高甲戏、布袋戏、木偶戏、歌仔戏、白字戏、梨园戏、潮剧、琼剧等,它们多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。

  琼剧、潮剧、雷剧、歌仔戏、梨园戏、木偶戏(剧)、高甲戏、白字戏、布袋戏,这些剧种对于海南不少民众来说,除了琼剧,其他的恐怕鲜有耳闻。2011年11月28日至12月2日,这些剧种在海南、福建、广东、台湾和东南亚地区的传承者、经营者和研究者,聚首海口,通过演艺和研讨等方式进行交流,共同探讨这些基于闽南语系演绎的地方剧种的历史渊源、文化特征和保护传承等话题。

  琼闽粤台四地戏剧戏曲专家普遍认为,闽南语系剧种的丰富性和压倒性优势,已经成为“闽南戏剧文化圈”的主体,本身就是自成一脉的现象

  美丽小花一朵朵

  与牡丹的雍容、高贵相比,众芳也许是补充和陪衬,就像京剧和地方戏剧的关系一样,后者分布在全国各地,具有强烈的民间色彩,却不能说不是对国剧的点缀,何况它们的存在,满足了普罗大众的娱乐需求和精神享受。闽南语系剧种好比一朵朵美丽的小花。

  澳门华文戏剧学会主席穆凡中生长在北方,从小就接触昆曲、京剧和梆子等北方剧种,后来看了梨园戏《陈三五娘》、高甲戏《连升三级》、潮剧《苏六娘》、琼剧《红叶题诗》后,觉得这些戏与北方剧种大不相同,很好看,也很奇妙。后来,穆凡中到了澳门,接触的南方剧种就更多了,不但成了戏迷,还研究起了戏剧。

  穆凡中研究发现,福建、广东和海南等地的这些古老剧种,不少是从更古老的宋杂剧、昆曲、南戏向南流布,“音随地改”而形成的;它们之间又互相影响,如白字戏是由正字戏和潮州调相结合,并受梨园戏、潮剧的影响后成形;而正字戏、琼剧又源自弋阳腔,是南戏的一支。

  “用一句北方话来说,闽南语系剧种之间的关系就像‘打断骨头连着筋’,都有着亲缘关系,大有细细研究的必要。”穆凡中认为,“海南省此次组织的‘琼闽粤台及东南亚地区闽南语系剧种研讨活动’,是首创之举,意义太重大了!”

  移民文化的痕迹

  事实上,闽南语系剧种现有的局面,正是我国东南移民文化的一个缩影。

  厦门市台湾艺术研究所吴慧颖博士向记者介绍,从晋代到唐末、五代,大批南迁入闽的中原汉人,与原来居住在福建南部的古闽越族相融合,形成了“闽南民系”,其发源地包括今天福建的厦门、漳州和泉州所辖的市县,这是狭义的“闽南”;从宋元开始,直至明清,福建的闽南人不断向外播迁,沿着沿海内陆,到达潮汕地区、雷州半岛、浙南、赣南等地,甚至漂洋过海,过台湾,到海南,下南洋,在各地形成闽南人聚居地,同时也将闽南文化,包括闽南戏剧文化广为传播。

  有人做过统计,全球讲闽南方言的人数至少在6000万人(一说8000万人)以上,相当于说法语的人口;使用闽南方言的人数,在世界众多的语言和方言中,排在20名之内。

  吴慧颖说:“对于移民而言,演剧的热闹场合是故土的风俗重现,有利于克服异地的陌生感,以一种仪式的文化认同舒缓客居的漂泊感。”

  闽南地区是中国早期戏曲活跃的区域之一,在宋代理学家朱熹及其弟子的记述中,就多次提到演剧活动,如今的竹马戏、梨园戏仍被认为“南戏的活化石”。明清以来,福建闽南地区的戏曲活动更是繁盛,戏班云集,剧种众多。

  然而,随着人口的增加,地窄人稠的矛盾迫使闽南人大量外迁。今天,在海南岛,操海南话的居民也称其先祖迁自闽南地区,并有家谱资料加以佐证。

  学术界一般认为,这些渡琼先民在把闽南文化带到岛上后,对琼剧的形成起着息息相关的作用。因为据初步考证,琼剧大约在300多年前成形,普遍的说法是在明代中叶,也可能在更晚的明末清初时期。

  同宗同源的艺术

  “在地方方言剧种中,闽南语系剧种可以说占东南沿海的半壁江山,拥有琼剧、雷剧、潮剧等多种戏曲文化。‘亲不亲,听乡音’,这些剧种目前已成为联结海内外侨胞的桥梁和纽带。”研讨会上,广东潮剧院艺术顾问郑志伟从声腔变化的角度,梳理了闽南语系剧种的脉络,“闽南语系剧种的形成与南戏的产生是一脉相承的。据史料记载,南戏始于宋代,从北宋至明中叶,是北杂剧和南戏形成的发展时期,产生了昆山腔、弋阳腔、海盐腔、余姚腔。这四大声腔在流播时期,福建、广东沿海已有兴化腔、泉腔、潮腔、白字戏和土戏。闽南语系剧种大多属于南戏系统,但声腔体制发展情况各不相同,其中琼剧的声腔变化最为典型。”

  早在宋元两代,海南的民歌已经很流行,有《孟姜女》、《牛郎织女》、《从六歌》等,明清时期已有民歌近千首。民歌与土戏结合,其特点是一唱众和、声调高亢。这是琼剧音乐唱腔的第一个形态。

  清代中叶,海口商贸繁荣,福建、广东商人甚至还在这里建立会馆,府城、海口等地都有泉州、漳州戏班,潮州白字戏和正字戏也在这时传入。琼州土戏便吸收了它们的剧目和唱腔,产生了以中州音韵和海南土音混合在一起演唱的现象,此时的琼剧唱腔属于曲牌体制。这是琼剧音乐唱腔的第二个形态。

  琼剧音乐唱腔的第三个形态形成于太平天国之后。由于吸收了粤剧中的“二黄”和“梆子”等曲调,琼剧艺人唱腔个人风格鲜明,如郑长和创造的“长和腔”,谭歧彩独有的“歧彩腔”和韩文华特有的“文华腔”,唱腔体制从曲牌体演化为板式变化体,特别是辛亥革命前后,艺人黄瑞兰、张赛蛟等人废掉帮腔,使琼剧唱腔完全进入板式化。

  包括琼剧在内的闽南语系剧种,都同出于南戏系统,它们的音乐唱腔也好,表演样式和剧目内容也罢,在漫漫的历史长河中,都经历了融合和创造的过程。

  流播海外的剧种

  郑志伟认为,与内陆戏曲剧种不同的是,闽南语系剧种都有流播海外的历史,每一个剧种的向外流传,都是人们向着海外拓展而先后带出去的。如果从中国戏曲艺术的输出来说,闽南语系剧种不仅是历史上最早的,也是独领风骚的。

  例如歌仔戏(锦歌),发生在漳州、厦门一带,生成在台湾,流行在闽南地区,传播到香港、新加坡、菲律宾、马来西亚等闽南语系华侨聚居地,成为跨国界、跨地区的民间文艺;琼剧从清代后期开始向海外和国内一些地区流动,到达雷州、海康、徐闻和广西合浦,海外到达马来西亚、新加坡、印尼、越南、柬埔寨、泰国等地,是一个海内外流行比较广泛的剧种。

  “可以说,世界各地凡有闽南人的地方,就有闽南剧种到达,以家乡的渺渺音韵,诉说深深的乡情。乡音成了人们认同的名片,它是血缘、亲缘的凝聚力,是族群文化的代表。”郑志伟大胆断言,“所以说,闽南文化不仅是闽南地域的文化,而且是超越地域,成为所有闽南人共同拥有的文化,形成闽南突出的戏曲文化系,可以代表南方剧种与北方的梆子剧种相媲美。”

  本版图片除署名外由南海网记者 秦彦 

 

基地联系人

办公室电话:0595-22918046

陈彬强:15980028013

 

电子邮箱/QQ群

QQ群:339647925

 

技术支持

泉州师范学院图书馆技术部